都以为是在咒自己就算脾气再好也会不高兴更何

   “国内的空气真是越来越差了。”
 
    苏锐站在机场的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首都的空气,言语之中虽然在鄙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似是缅怀似是满足的笑容。
 
    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华夏了,乍一回来,就连这带着淡淡雾霾的空气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亲切。
 
    他很想扯着嗓子喊一声“我回来了”,不过碍于周围的人太多了,苏锐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看待,还是忍住了发泄一下的想法。
 
    “这次回来,就不着急走了吧?少说也得待上一两个月,是不是?”苏锐对着空气问了一句,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这才刚到五月中旬,天气就已经热了起来,美女们迫不及待的开始换上了她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夏装,尤其是旅客流量极大的宁海机场,又美又白的大腿已经开始晃人眼睛。
 
    苏锐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衬衫下摆扎在合体的休闲裤中,显出挺拔的身材。他的右手拎着一个看起来质地极为不错的银色手提箱,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
 
    可是,与这副打扮不同的是,他正一屁股坐在机场出口的台阶上,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笑眯眯的打量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们。反正这晃眼的大腿也不要钱,不看白不看。
 
    在西方待的太久了,整个人都阴暗了不少,如今重回国内,自然需要好好的放松一下,调整调整心情。
 
    苏锐完全不顾形象的坐在台阶上,一边看着美女,一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号码——因为这号码足足有二十位数字!
 
    “喂,我已经到了宁海,你还不把这次任务的具体内容告诉我么?”苏锐很不满地说道,凭借现在的身份,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请得动他了,如果不是因为曾经许了电话那端的男人一个承诺,说只要对方遇到困难,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帮,否则苏锐才不会万里迢迢的从西方回到华夏。
 
    而最让人心里不平衡的是,这次任务——居然是免费的。
 
    “我果然没看错,你真的回来了,你没变,还是当初的那个苏锐……”电话那端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少他妈的在这里煽情,老子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让老子免费动手,这还是第一次!我告诉你,帮完这次忙,绝对不会有下次了!”苏锐把嘴里的口香糖恶狠狠地吐到了垃圾桶里,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快说,到底什么事!”
 
    旁边路过的一个机场安保直接看呆了,因为苏锐这一下,虽然把口香糖精准无误地吐到了垃圾桶中,但那却是马路对面的垃圾桶,中间还隔着十来米的距离!
 
    “我只要你帮我为一个人解决一些麻烦。”
 
    “帮人解决麻烦?谁?”苏锐撮起嘴唇,对着身边经过的美女拉了一个口哨,只要视线里出现美女,他的情绪总是恢复的很快。
 
    苏锐在问话的时候,只是把重点放在帮助对象上,却忽略了对方所说的“一些麻烦”。
 
    “必康药业集团董事长林福章,不,更确切的说,是林福章的独生女,林傲雪。”
 
    “为什么帮助她,给个理由,我甚至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林傲雪是首都大学高分子专业和管理科学专业双料硕士毕业,目前任必康集团执行总裁兼研发部总监,两个月之前在权威科学杂志《自然》上发表一篇论文,引起国内外轰动。”
 
    “还是个学霸啊,她发表的什么论文?”苏锐挑了挑眉。
 
    “利用高分子手段在微观上合成三矬氨仑。”
 
    “三矬氨仑?我知道,这是精神病药品的主要成分,很贵。”
 
    对面的男声更加低沉:“可是你不知道,林傲雪也不知道,这种三矬氨仑只要再进行一次简单的化学合成,就构成了‘x-one’的主要原料。”
 
    “x-one?”苏锐的眉头皱起:“是那种风靡欧美的新型毒品?”
 
    “不错!林傲雪的这种合成方法,比欧美现有的提炼方法更加的简洁,成本低了五倍不止!无论是国际药企还是地下毒枭,都把林傲雪的专利权当成了志在必得的东西!”
 
    “林福章也意识到这篇论文的发表给他女儿的人身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这才找到我帮忙,我和他当年有过命的交情……”
 
    “也就是说,西方黑暗世界盯上了这东西?”
 
    苏锐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把“西方黑暗世界”这六个字咬的很重!
 
    因为,他刚刚从那里回来!
 
    “也可以这样认为,我知道,你对他们比较熟悉……”
 
    “好吧,别废话了,我还有一个问题。”苏锐的眉头挑了挑:“这次任务的期限是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你要知道,我在国外很忙的。”
 
    电话那端的男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暂时还不知道期限。”
 
    “为什么这个消息现在才告诉我?”
 
    “我怕早告诉你,你就不来了。”
 
    “混蛋,老子彻底被你坑了!”苏锐一听没有期限,直接把电话挂掉!国外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这边居然说任务没有期限!
 
    苏锐越想越生气,这个叫林傲雪的女人,没事发表什么劳什子论文,给自己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还不自知!西方黑暗世界,那是开玩笑的吗?
 
    他坐在台阶上,一甩膝盖,想要把矿泉水瓶踢到马路对面的垃圾桶里。
 
    可是,这矿泉水瓶并没有如愿飞到垃圾桶中,反而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击中了一名美女的侧臀!
 
    这美女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个子高挑,肌肤雪白,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胸前的高耸极为吸引眼球,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体验一下那颤颤巍巍的手感。比她的身材更亮眼的是她的容貌,几乎美的无懈可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精致到了极点。
 
    她走在机场前的路上,几乎集合了前后左右所有的目光,很是惊艳。
 
    被矿泉水瓶击中之后,这名美女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叫,捂了一下侧臀,然后冷冷的看了苏锐一眼。
 
    苏锐这一脚可不算轻,估摸着被击中的地方应该已经出现了红肿。
 
    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愣了一下。
 
    当然,这愣神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这个姑娘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一身冰山气质极为的特别,即便此时冷冷盯着人看,都会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被美女这样怒目而视,苏锐愣神之后,笑眯眯的摆了摆手,完全没有任何道歉的觉悟:“嗨,美女,你我相见即是有缘,我略懂占卜,观你印堂发黑头顶胸罩,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听我解释一下。”
 
    闻言,美女松开捂住侧臀的手,冷冰冰的问道:“你说谁头顶凶兆?”
 
    正常人听苏锐这话,都以为是在咒自己,就算脾气再好也会不高兴,更何况还是被踢了一脚的前提下,可是这冰美人又怎么会知道,苏锐的话语里包含了另外一层意思,音同意不同,华夏语言就是博大精深。
 
    苏锐的眼光从美女的胸前扫过:“当然是你啊,咱们相逢即是有缘,这一个矿泉水瓶,就是你我之间的红线。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我给你算算如何解除胸罩,不,凶兆……”
 
    美女的目光愈发冰冷。
 
    苏锐嘿嘿一笑:“就算不聊天也行,咱们互留个通讯方式吧。”
 
    他踢伤了自己,还敢要联系方式?这位美女对不要脸的苏锐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让人把你丢到宁江里喂鱼!”
 
    美女冷冰冰地警告道,殊不知她这样的面无表情落在苏锐的眼中更是别具一番风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