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站在顾峥身侧的冷霜自打她这位亲密的朋友凑

  瞧着这位因为他的缘故,有家不能回的姑娘,正在整理身上那件皱皱巴巴的大衣,不知道为何,顾峥就觉得自己的心中些许有了那么一点的不落忍。
 
    于是,他忍受着身旁那些认识或是不认识的老爷们的拥抱,努力的从与领导们热烈的寒暄着的人群中挤了出来,如同冷霜一样,站在了舞台下最不起眼的角落,带着点小愉挪的朝着对方
 
的胳膊弯儿边上怼了一下,若无其事的开口说了一句。
 
    “一会怎么走?我这里可能还有点事,你刚才也听见了,我要去录六号棚的那个栏目。”
 
    “若是你等不及了,就把我的车钥匙带走,喏,还有这个你拿着。”
 
    说完这番话,顾峥就将制服口袋中的钱包给掏了出来,递出去了他那张城管大队会计统一发放的工资卡。
 
    “这里边的密码是初始六个一,自从拿到了这张卡我就没动过。”
 
    “这小半年的工资都在里边了,一会你那它去买件新大衣吧。”
 
    说完仿佛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给自己找补了一句:“家里没有女人惯用的东西,正好,你也去超市顺便买点回来。”
 
    而站在顾峥身侧的冷霜,自打她这位亲密的朋友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十分的惊讶了,待到他将这一番给说完了之后,则是有些难以置信的将对方手中的卡片给接了回来。
 
    一边毫不客气的往自己的包包里边揣,一边无意识的开口问道:“喂,你这是怎么了?”
 
    “不打算走肾?这是打算走心了?”
 
    “你要知道,我这个人轻易不走肾,那心更是少见的走?”
 
    “你这种青少年英才,可莫要在我这种大龄剩女的身上瞎折腾了。”
 
    一旁的顾峥听到冷霜这话,却是一愣,在转头想明白了自己的这种状态了之后,就露出了几分疲惫的面容。
 
    那种他努力的压抑掉,抛弃掉的历经沧桑的岁月感,瞬间就浮上了他的眼眸。
 
    当他再一次望向冷霜的时候,这仰头看着顾峥的冷大夫,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一位即将入土的史前活化石了呢。
 
    让没有半分准备的冷霜,惊的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再一次将顾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就上去拍了一下顾峥的肩膀。
 
    “你想吓死我啊,我刚才还以为我见到了我那太爷爷死而复生了呢!”
 
    “我说顾峥,你这演技可是够好的啊,你是我见过的被城管给耽误了最天生的演员啊。”
 
    “成了,成了,你可千万别在露出这种状态了,我这个当医生的天天瞧生离死别,刚把自己的心肠给锻炼的刚硬了起来,要是在你这里再给吓破了功,那我这也太得不偿失了。”
 
    “你不就是想要说自己足够成熟吗?”
 
    “那成,咱们就试着走走吧。”
 
    见到冷霜答应的如此的快,顾峥对于自己的表现也是十分的满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