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些将士们这一声应喝极为有力自是不可同日而

 “唔?”张绣俨然心中不解,望了一眼贾诩,贾诩幽幽说道:“主公且安心,属下心中早有定计…………”
 
    “嗯!”张绣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转过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贾诩何许人也?然而如此一来,马腾便有麻烦了,那么贾诩留下来那么一点粮食,在马腾那三万骑军眼中,却是连晒牙缝都不够!为此,马腾心中亦有些忧虑。麾下士卒骁勇自是不假,然而骁勇的同时,又有些桀骜不驯,马腾不是没想过以严令酷刑震慑,但是一来,这些士卒与他一样,都走出身西凉,若是做得太过。自是大损名望,再者,这三万精兵中,足足有万余可称是虎狼之师,作战凶狠,深得马腾所喜,是故如何会因为些许小事,坏将士心中忠心?
 
    “短短几天,从自己处西凉开始算也不过十几天,就算那越吉得到报信,急做准备。亦无这般快,便可将此地胡人尽数迁走,对!决然不可能!”一手驾驻着胯下之马,马腾望着远处喃喃自语着,但是随着路过的地方愈来愈多,而只能看出来胡人在这些个地方都呆过,却是不曾有半点可取之物时,马腾的心顿时低落了几分,若无粮草,不过过越吉不说,更别说还要杀进并州了!
 
    越想越感烦躁,忽然,马腾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不若退却…………”
 
    “不!”当即马腾便以一声低喝警示自己,不可退兵!如今天下间的各路诸侯都不在自己这里,这便是自己崛起的最大的机会,以前以为自己的大地乃是韩遂,但是现在的韩遂只能在天水城中待死,而自己,必需要拿下并州,成就霸业!必需,不然自己苦苦领军而出,不是白费了力气!还有,那可恨的羌胡人,竟然跟刘和合作,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马腾是不能惹的!
 
    面上露出几分漆然,马腾一扬马鞭,指着前方喝道:“众军急行,当是要在羌胡军队遣散此地胡人前赶至!快,快!”然而对于马腾的命令,身后的三万大军却是无精打采地应喝了一声,赶紧跑动起来,也是,已足足有六七个时辰不曾有半点米粮入腹,麾下的将士岂还有力气再回复马腾的话?
 
    “父亲又欲急行?”马腾身边,其子马休犹豫说道:“父亲,将士们本就是饿着肚子,又加上每日一急行,待得我等与那越吉照面,恐怕这些将士也已经无有力气厮杀了!”
 
    点点头附和一声,马腾身旁大将候选对其主公一抱拳,迟疑说道:“主公,我等日夜兼程已有两日,就算将士尚可坚持,胯下战马亦难以回力,再者…………将士们已有六个时辰有余不曾就食,不过在此寻找一地,叫将士们在此处好好歇息一番!”
 
 第一百七十六章 鱼食饵料
 
    “唔?”马腾闻言一愣。心中乃有心事的他一路上却是不曾注意麾下将士,如今得候选所言。遂转首朝后一望,果见麾下三万西凉军一个个无精打采地,自己引以为豪的西凉铁骑也是一个个伏在马上,而胯下之马,鼻中亦是大股大股的喷着白气,一看便知道,马力已乏!
 
    皱皱眉,马腾遥望一眼远处。指着远处一地说道:“众军听令,乃至那处再歇息!”
 
    “喝!”见主公终于下令歇息,这些将士们这一声应喝极为有力,与方才那此,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幸好此时正值夏初,草原上的草已经茂盛,正好叫战马食草果腹,不过这样的地方却是不多,反正马腾一路前来,不曾见到几处,其余大多是被焚烧殆尽,寻了一地,一面让麾下骑兵在此歇息,放任战马就食野草,一面马腾向前派出数波探马,就连马休和马铁二人亦是被他派出,可看出来,马腾心中的焦急…………
 
    道这里了,马腾心里也有一些明白,自己是不是太过深入了,羌胡的兵马既然在夜袭之后就没有再次攻打过来,一直销声匿迹,就连自己派出去找食物的兵马都发现不了羌胡人的兵马,难道羌胡人就这样的放弃了?不可能啊,这完全不符合羌胡人的脾气啊?莫非,这都是张绣的主意?不像是,张绣的智谋马腾了解,完全的有勇无谋,怎么会想着其它的方面呢?
 
    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马
    “主公!主公!”忽然。一阵嘶喊引起了马腾的注意,他疑惑地回身一望,见麾下大将马玩策马兴冲冲而来,面上尽是喜色。
 
    “怎得?”马腾不敢确定地问道:“莫非是前方巡到胡人踪迹?”
 
    “非是如此!”马玩策马直至马腾面前,一抱拳面带喜色沉声说道:“胡人所居之地倒是不曾寻到,c,押运着整整几十辆马车,正在歇息,末将极为小心,不曾叫他们发觉,是故急忙来回报主公!”
 
    “嗯?羌胡的军队还押运马车?”马腾瞪着眼睛,俨然有些不敢相信胡人很少会押送粮食,但是军队行军,当然会有押运粮食的队伍,不然光凭借战士身上的所带的食物怎么会够,“莫非这些都是给越吉的军队送去食物的?”马腾喃喃的说了一句,立即问马玩道:“你可是看清?”莫非是上苍见我时机已到,故而鼎力相助?亦或是列代先皇在天有灵?马腾百思不得其解,然而若是说连接两次都是巧合,这他却是不信,冥冥中自有天意,马腾极为信奉此言。
 
    “末将断然不敢欺瞒主公!”马玩一抱拳,随即转身指向一处,沉声说道:“此外十余里便是那羌胡军队歇息之所,为数不多,仅千余罢了。我等只需率众而至,其军必然心惧而溃散!”
 
    既然是行军,以胡人虽然必定有粮食,不管他们押送的是什么了,千余人,先干掉再说!“唔!”马腾点点头。低声笑喝道:“我等自是缺粮,那羌胡军队便有粮草送至,哈哈,众将听令。击溃此军,夺其粮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