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可知道马寿成的脾气秉性

“诺!”候选当即应命,三万大军,分候选从哪些还没有赶得及从此地离开的羌胡兵手里啊抢来的粮食,如何够分,粗粗算来,仅仅是每人一丁点罢了,然而即便如此,不管是马腾还是他麾下将士,心中自是不再向方才一般急躁,因为他们发现了粮食的踪迹,这便是希望,有了希望,便有了力气!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远在羌胡军中的贾诩凝神望着天色,口中且笑说道:“若想鱼儿上钩,怎可没有鱼饵?呵呵…………”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爆马腾
 
    时间回至几天之前,那一日,越吉领兵而出,贾诩便已经想到了这个计策,西凉军实力强盛,又是多年与胡人作战,熟悉胡人的作战方法和生活方式,而本身就是凉州武威人的贾诩更加知道,越吉的军队素质根本与西凉猛虎马腾的军队没法比,所以不可与跟西凉军硬碰硬,只能用巧劲灭了马腾的大军,而马腾何人,那个火爆的脾气定然也不会惧怕羌族,这样吃了亏肯定会报仇的人,是不会放过没有给自己面子的羌胡的,但是马腾现在眼里最大的利益那是刘和的地盘,所以马腾不会跟羌胡人死磕,但是同样的也会不顾羌胡人的围堵,直奔刘和地盘,那个时候开始,贾诩便已经跟越吉建议,派兵清楚靠近黄河的羌胡人驻扎地区,以实施胡人版的坚壁清野,让马腾深入其中,最后,在寻到一处,全部歼灭!
 
    征战之人都明白,战争,打的就是后勤,打的就是后备给养!后勤之事通俗易懂,暂且不论。那什么是后备呢?矿产、马匹、米粮等战略资源自是可算后备,但是比起这些更为关键的,便是人力!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什么消耗得最快?
 
    东汉末年全国总人口乃有五千多万人,然而到了三国末期。魏蜀吴三个国家总人口却只有寥寥数百万,试想而知,这长达一百多年的战乱中,究竟折损了多少条活生生的性命?人,才是一切的根本!有人才回有兵马,但是怎么才会让兵马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东征西讨,那就是粮食,粮食乃是军心所在,士气所在,只要有粮食,你才有机会拿下前方的大营,攻破敌军的城池,而贾诩的狠计,就是让马腾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就像是一直无头的苍蝇一般,东摇西晃,一点一点上钩,掉进自己的渔网之中…………
 
    贾诩提出清野坚壁、迁走此地胡人之良策后,越吉当即便欣然应允,越吉只是明白贾诩这人不简单,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所以也是傻了吧唧的很听话,不过倒是有一人,对此有些感觉不对,不是别人,正是张绣。
 
    在马腾大军的南面营内,草原上的圆月挂在夜空之中,营外的景色何其美妙,而张绣,心中可是无暇观赏这样的美景,他还是问出了心中的一个疑问,当然也是很多人心里的疑问,看着一旁很是轻松的贾诩,张绣缓缓问道:“文和,你说我等迁走此地胡人,那马腾麾下兵马在此处得不到补给,如此一来,他…………他还会一路向西吗?若是他率军返回西凉,文和设下的计谋岂不是白白忙了一阵?”
 
    “马寿成!”好似不曾看到贾诩脸上的忧郁之色,文和起身走向帅门处,望着外面营内的景象,口中喃喃念叨一句,皱皱眉,他转身问道:“文和,你可知马寿成为人?”
 
    “为人?”贾诩闻言一愣,诧异问道:“恕属下不解主公话中含义!”
 
    张绣笑笑道:“文和,某是问你,你可知道马寿成的脾气秉性?”
 
    “这个…………”贾诩低头一思,缓缓摇着头,口中犹豫说道:“属下亦是道听途说,传闻马寿成为人豪爽,胸无城府,尊汉室正统,想来不会有差!仅观他此行便可得知,竟然敢与董承等人合作,突袭曹操于许田,看来是一个胆大但是粗心之人,依属下之见,他心中并无大志,有称霸之心,可无称帝之志!”
 
    张绣点点头,细思片刻之后,舔舔嘴唇,徐徐步回帐内,对贾诩迟疑说道:“文和故意给马腾留下粮食,可是就要引他向前,而不是无奈回头?文和,你我都是出身西凉,自是极为了解西凉概况,西凉土地多贫瘾、少肥沃,又兼地处边境,时而得外族肆扰,是故西凉民风极为彪悍,环境恶劣恐怕难以想象,当初天下大早,青壮乃为了一口米粮,大打出手,其中不乏甩此各路诸侯,凉州也就成了马腾的天下,不仅这样,马腾还靠着自己在胡人中的威望,大开胡市,使得凉州的经济蒸蒸日上,在没有战乱的情况下,也成了大汉西北太平之地。
 
    马腾强大之后,屡次想要吞并占据这雍州西部,秦川之地的韩遂,而韩遂也不是凡人,一半个雍州的地方自立秦州,联合氐族对抗西凉和关中的各路诸侯,但是多年的征战,让马腾跟韩遂几次大战,又几次和好,甚至马腾的妻子都被韩遂部下所杀,知道最后跟袁尚合作,才算是压着韩遂大,而现在马腾,当然是已经把目标挪到了刘和的地盘,毕竟贫瘠的西凉,马腾还是不喜欢待的,有了西凉,雍州,并州,马腾绝逼称霸大汉西北,进而进去天下,与李林一争高低。
 
    “诶…………”张绣又想起了不少往事,叹息一声,缓缓对贾诩说道:“文和,若是叫西凉军饱食、力气恢复,实乃劲敌!三思啊…………”张绣明白在胡人眼里,贾诩的地位绝对要比自己要高,特别是越吉那样的人,而贾诩虽然还叫着自己主公,自称属下,但是张绣早就不把他当做自己麾下的谋士了…………
 
    “谁说我要让他们饱食?”贾诩邪邪的一笑说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