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几个照面急被我击败,在一看他们的马匹之上

  一旁马休愤怒的说道:“父亲,没想到这羌王竟然跟刘和搞到一起,我们岂不是要困在这里了吗?”
 
    马腾眉头紧锁,缓缓说道:“那越吉竟然向南撤,及时要将我们困在羌胡之地,若是我们南撤雍州,定然会总了越吉的埋伏,羌胡人的地盘,不是那么容易逃出去的!”
 
    马休道:“父亲,这该如何是好!”
 
    一旁马铁怒声说道:“哼!不如直接冲出去!”
 
    马腾回过头,没好气的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哼!羌胡十几万大军,我们只有三万,如何冲出去!还是谨慎为妙!东羌徽里古非常善变,就算是跟了刘和合作也不是那么诚心的,只要我们能够快速通过羌胡人的地盘,徽里古不会拼尽全力追击,只要杀过了黄河,羌胡人不会冒然进入刘和的治下!”
 
    马休点点头,道:“但是父亲,那羌胡人既然知道我们会从此地通过,要是杀出去可是不容易啊!”
 
    马腾眼睛一眯,道:“哼!羌胡人虽勇,但是没有什么头脑,只知道横冲直撞,东羌里面也就雅丹还算是有些脑子的,估计让那个越吉向南阻我退路就是雅丹的主意,可惜啊,雅丹你是自作聪明!我马腾就真的那么容易被你们这帮胡人吓唬的南撤吗?哼!妄想!”
 
    马休立即问道:“父亲,如今我们想哪个方向走?”
 
    “往北!”马腾目不转睛的说道:“往东北方向,直接过黄河杀进并州,我就不信了,这羌胡人还能够拦得住我!”
 
    要是都是羌胡人,自然是拦不住马腾的西凉军的,但是马腾还不知道,他的敌人可不止是羌胡人,还有这一流的毒士贾诩,以贾诩的谋略,只要马腾稍稍一行动,便会知道马腾的意图,马腾嘀咕了羌胡人,不知进退,做出了他人生最错误的一次决定。
 
    是夜,马腾的大军没有连夜赶路,毕竟现在四处都是羌胡人的地盘,己方大军已经进入了敌人的管辖之地,马腾自信那羌胡人定然不知道夜袭是个什么东西,加上自己西凉铁骑来去如风,你夜袭又有什么用,所以马腾就仅仅是要让麾下士兵养足了精神,来日号可以用充分的力量与羌胡人作战,但是这一切的事情,恰恰不是马腾所想的那样…………
 
    “走水啦,走水啦!”
 
    正当马腾大军熟睡之际,营地之中响起了凄惨的吼叫声,马腾轱辘一声爬了起来,多年来的征战,马腾早就有了这样的警觉,西凉军又一个不错1传统,就是在野外作战之时,任何士兵都是带甲而眠,这是马腾立下的规矩,马腾当然也不例外,直接一把兵器,便冲出了营帐,一看外面火光大作,马腾大怒,喝道:“怎么回事!”
 
    时间马休带着马铁,庞德等人火速的飞奔过来,喊道:“父亲,敌军夜袭!”
 
    “夜袭!”马腾惊叫一声,怒声喝道:“笑话,某与羌胡作战这多年,他们何时夜袭过!”马腾的经验当然不是白给的,胡人与敌军作战,根本从没不会夜袭,当然了,根据事实证明,在汉化以后的胡人不是不知道夜袭这回事,是因为胡人长期以肉为主食,所以身体十分缺乏维生素,导致了夜盲症,你要说是夜袭,到了晚上光线本身就暗下来,你还夜盲症啥也看不着,你夜袭个屁啊?
 
    但是为啥今夜羌胡人夜袭了?不是因为别的,因为这一伙人压根就不是相互忍,乃是张绣从宛城,道关中,一路带来的兵马,虽然穿着胡人的衣服,可都是汉人。
 
    “马来!”马腾怒吼一声,立即有士兵牵来了战马,马腾立即飞身上马道:“快!跟我击退敌军!”
 
    “诺!”众人立即吼道,上马,向前来夜袭的张绣大军攻去。
 
    马腾这几年在胡人圈里混的很好,心高气傲管了,也导致了他麾下的众将士也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根本不惧这些胡人兵马,马腾横枪而出,只见前来夜袭兵马竟然直奔自己的粮草而去,马腾大惊,怒喝道:“羌胡狗,休要猖狂,马寿成来也!”
 
    马腾的嘶吼,也是在吸引着敌人的注意力,让他们过来杀自己,千万别破坏了自己的粮草,现在乃是胡人之地,要是粮草被毁,马腾可算是遇到大麻烦了。
 
    “看枪!”只听一声爆喝,一杆银枪刺来,寒光一闪,马腾立即格挡,“当!”一声脆响,在马上的马腾身子一晃,立即喝道:“好大的力气!狗贼看枪!”
 
    说时迟那时快,马腾便于杀来之人咱在了一起,而那人竟然蒙着面,不愿意让马腾看清面目,但是马腾可算是越打越心惊,十几个回合过后,马腾赶紧后撤,喝道:“好枪法!你不是胡人!”
 
    “哼!”只看那人冷哼一声,道:“当然不是!马腾!可还认得我!”说着,蒙面人拿下了蒙在脸上的黑布,露出了本来面目。
 
    “张绣!你…………”马腾大惊,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就是张绣,马腾立即指着张绣骂道:“张绣,你可知道你何名何姓,竟然投靠了羌胡!”马腾终于明白过来了,为何今夜敌军回来夜袭,原来来的不是胡人乃是汉人,而且还是跟自己有些渊源的张绣。
 
    “哼!马腾!”张绣怒吼一声,骂道:“你这个匹夫,好不知道身处何地,当年某投靠与你,你竟然不顾叔父张济对你的恩情,不收留某,某无路可走,只能投靠了羌胡,你可知道某过的是什么日子,今天我就要让你全部还回来!”说着,张绣枪花一抖,便向马腾杀来。
 
    马腾心里“咯噔!”一下,当年张绣败军而来想要投靠自己麾下,张绣叔父张济当年对自己有恩,但是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张绣与曹操结下大仇,被曹操大军追赶的无路可逃,投奔自己而来,自己害怕张绣把祸水引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就没有接纳,没想到今天张绣却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俗话说得好,出来混是要还的…………
 
    张绣的本事马腾可是知道的,北地枪王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当年跟随他叔父张济就是颇有威名,马腾知道不敌,看着张绣奋力杀来,只有抵挡的份,连连后退,就在此时,只听一声爆喝,道:“主公休慌,庞德来也!”
 
    “令明!”马腾一声大叫,只见一柄长刀横在张绣与马腾只见,挡住了张绣想马腾刺来的一枪,张绣立即收回长枪,回头一看,只见一将侧立在马腾身边,怒视自己。
 
    不错,此人正是庞德,庞德大叫道:“主公,此处有我!”
 
    “令明小心!”马腾道,随即拨马便后退而走。
 
    “哼!马腾休走!”张绣一看马腾后撤,立即大怒,追了上去。
 
    庞德在那里怎么会让张绣上前,长刀一挥,大喝道:“匹夫,你的对手是我!”
 
    “呔!”张绣的长枪与庞德的长刀撞在了一起,二人厮杀开来。
 
    张绣师出枪神童渊,乃是赵云师兄,深得童渊百鸟朝凤枪的精髓,而庞德在西凉军中也是十分勇猛,武艺仅次于锦马超,二人站在一起,部分上下,枪来刀往,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另一边,虽然夜袭成功,但是西凉军漏出来他们勇猛的一面,加上张绣麾下的兵马确实没有多少,不一会,西凉军便已经完全反应过来,开始反击,张绣大军被杀的节节败退。
 
    “主公!夜袭已成,速退!”只见胡车儿杀了过来,当了庞德一招,回头对张绣说道。
 
    “饿!”张绣气闷的哼了一声,随即大喝道:“马腾狗贼,他日比取你性命!”
 
    庞德也是大叫道:“狗贼休要猖狂,有本事再与某大战一百回合!”
 
    张绣又不是傻子,自己兵马不多谁还在这里跟你干靠,立即拨马撤退,西凉军领军追杀出去,但是又一次被马腾制止。
 
    “张绣!”马腾看着远去的张绣大军,愤恨的说道:“必取你狗命!”
 
    随即马腾立即喝道:“赶快扑灭大火,清点大营!”今夜竟然被张绣夜袭,马腾可算是丢大人了,西凉猛虎马寿成竟然一次又一次被的算计,自己下令屡次大的羌胡人丢盔弃甲,今日竟然如此被动,马腾怎会不怒?
 
    不一会,马休阴沉着一张脸走进了大帐,到了马腾面前道:“父亲,兵马损失不多,但是……但是粮草却被烧毁了打半!”
 
    “嗯!”马腾答应来一声,蕴含着磅礴的怒气,幽幽说道:“没想到老夫竟然在此地遭了胡人的诡计!”马腾早就想到,张绣大军迅速撤走,定然是已经知道自己夜袭成功,而这夜袭的最大目的,也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军中的粮草,没了粮草,这个仗可怎么打…………
 
    “父亲!不如……不如我们转道向西,撤回西凉吧!”马休很是不情愿的说了一句,满脸的郁闷,看着一脸怒气的马腾…………
 
 第一百七十四章 粮食危机
 
    “放肆!”听了马休的话,马腾立即骂了一句,道:“老夫纵横疆场十几年,何时轻言撤退!敌人敌不过我西凉勇士,才回从粮草上下手,逼我撤军,妄想!我马寿成何时遭过此等侮辱,他胡人算个什么东西,我马寿成断然不会退军!”
 
    马休焦急的说道:“父亲,如今我军无粮草,如何作战啊!”
 
    马寿成气闷的说道:“羌胡部落遍地都是,我三万西凉军,还抢不来粮草吗?”
 
    “诶!”马休点点头,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让你羌胡和张绣给激怒了,父亲的脾气太大了,一发不可收拾,只好接着向黄河而走了。
 
    马腾多年与胡人作战,不仅是羌胡,匈奴,氐族,甚至是西域一些流窜的兵马,都挑衅过马腾,不过西凉猛虎从来没有让的罪过自己的胡人有好下场,汉末之时,天下已经大乱,而马腾以自己的勇武,在西凉之地站稳了脚跟,西凉四面都是胡人部落,但是马腾可以在这里统治一方,正是胡人们都信服马腾,而且马腾也多次开通胡市,与胡人等价交换,有了很大的名望,但是这一次,东羌徽里古算是触摸来马腾的虎须,若不是马腾急着带领三万大军攻打并州请多刘和的地盘,马腾定然会直接与羌胡硬战一场,不过胡人的地盘马腾确实是看不上,并州,司隶才是让那个马腾垂涎欲滴的地方,无论是贪心,还是暴脾气,直接让马腾脑袋一热,接着行军,直扑并州。
 
    三万西凉军再向东北方向走,那里的景象,却是叫马腾有些傻眼,当真可谓是百里而无人烟,胡人并没有什么治下的观念,那里有草原,那里有河流变回有胡人的存在,但是眼前的景象,马腾不明白,竟然什么人的都没有,要是没有人,自己上哪里抢到粮草?
 
    然而到了此处,眼看着军中干粮已不多,眼前却是这般一副景象,马腾心中自是惊愕,当即派遣麾下骑兵四处找寻,欲寻一处补给之地,然而麾下将士回来之后的禀告。却叫马腾心中凉了半截,方圆十余里之内,无可补给之处!胡人都好似实现商量好了,去哪不迁移,就连什么牛马羊群都是一点没有,最主要的就连一些可以采摘的野果都已经被破坏,草原和林地之中,均是找不到任何的野兽以充饥,明显就是认为的破坏过,当然了,就是为了这马腾的兵马…………
 
    “怎么可能?”只见马腾面上尽是狐疑之色,环视着四周喃喃说道:“莫非越吉知我要来?是故行清野之策,欲叫我无功而返?这…………这不可能,别说胡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坚壁清野,就算是知道,越吉亦没有充足的时间遣散此处胡人啊!”
 
    到底是为何,马腾当然不得而知,马腾是不知道张绣麾下又一个谋士叫贾诩的决定计谋,料敌于先,早就已经下好了套在等着马腾了,马腾愤怒无比,马鞭一指前方,重喝说道:“全军上马,我却是不信,偌大之地。我等却是寻不到一处补给之所!”
 
    “诺!”马腾麾下候选、马玩等大将当即应命,招呼麾下将士上马前进,不过话虽如此说,马腾心中却是有些发怵,万一…………万一那越吉当真做得那般绝呢?那岂不是…………
 
    “全军止步!”仅仅行了不到两里,马腾便喝止全军,转首对候选、马玩等将说道:“我大军缓缓而行,你等领麾下本部兵马再去四处巡视,找到胡人的部落最好,就算是没有,也要寻到野果,野兽供将士食用!”
 
    别人寻不到,我等便能寻到了?候选、马玩等数员大将面上自是有些难色,犹豫一下抱拳应命道:“末将等自当竭力为之!”虽说有些不满部下的回答,但是马腾也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总不可能凭空就变出粮食来吧?
 
    以马腾的经验,每次与胡人作战之时,从来没有因为粮食而发愁,正是因为马腾只有生活在西凉,跟胡人经常接触,对于胡人的生活方式很是了解,那里有没有胡人居住,哪里有粮食,已经在大汉朝的大西北生活了几十年的马寿成,当然是了如指掌,更何况,马腾的麾下也不仅仅都是汉人的军队,很多人都是胡人的后裔,被马腾混编进来,这些人虽然是胡人,但是也有对自己的忠心,马腾自然会用之,胡人或是胡人与汉人的混血,都有强健的体魄,最主要的是,马腾就是胡人与汉人的混血,马腾的先祖虽然是伏波将军马援,乃是大汉忠臣,但是马腾的生父是汉人,马腾的生母,正是一个羌女,所以马腾的勇武,甚至是马加后代的勇武,正是这样的混血所促成的,这也更让马腾在母亲的言传身教当中,了解到了胡人的生活方式,半个胡人的马腾,以夷制夷,则便是马腾管用的手段,就是用自己最胡人的了解,才让马腾这个西凉猛虎决胜胡人。
 
    但是就是因为一个刘和,东羌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马腾对出见到羌胡越吉的时候,口称兄弟,就是因为自己与羌胡有亲,但是如今羌胡已经跟赵王合作,自己心中的愤怒已经被点燃,马腾就要击败刘和,在度恢复自己在羌胡中的地位!
 
    而现在,胡人竟然一改往常,好似本来只知道抢劫,杀戮的胡人,有了大脑,看则会满脸为难的麾下将士,马腾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竭力便好,竭力便好,你二人去吧!”
 
    “诺!”骂完,候选一抱拳。当即领麾下本部精骑,分别向四周而去。
 
    马腾来对身边的儿子马休道:“休儿,带领令明四处巡逻,别叫胡人钻了空子!”
 
    “诺!”马腾没有排除儿子前去搜寻粮食,正是害怕会发生危险,还是在自己身边最好了。
 
    估摸过了两个时辰广眼看着天边西日渐渐落下,而麾下大将却是一个也未曾回来,马腾心中愈加急躁,忽然,他听闻一阵马蹄声,急忙转首一望,见是马玩归来,当即大喊道:“马玩,如何?”马玩闻言也不说话,勒住战马,对马腾摇了摇头。
 
    心中“咯噔!”一下,马腾满腔的期望顿时变成了失望,恨恨地捏着手中马鞭,面色铁青。
 
    “主公言错了!”只见候选摇摇头,抱拳说道:“此些腌肉,米粮,非是末将从胡人村落中索取之物,末将足足寻了二十里地,期间遇见胡人村落不下十处,然而内中景象,却是与此地大同小异!”
 
    “唔?竟有此事?”马腾满脸震惊,惊异不定指着那写报复疑惑的说道:“若非从胡人手中取得,你乃从何处取之?”
 
    提起此事,侯选面上就出现几许古怪的笑意,指着一处说道:“当时末将寻粮不果,心中烦躁之际,忽然望见不远处乃有一支羌胡军队,缓缓朝南而行。末将当即杀将过去,那些羌胡军队甚为无用,我带领麾下精骑冲了出去,几个照面急被我击败,在一看他们的马匹之上,皆是这些腌肉,甚至是米粮,只是数量不多!”
 
    “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马腾喃喃说了一句,随即往了一眼南面,眯眼缓缓说道:“此军,恐怕是便是越吉用来遣散此处胡人的军队!”话说完,他猛然醒悟,当即朝候选说道:“快,们将此些粮谷分了,我等兼程赶往前方,越吉虽然知道我们回来,但是定然不会有那么快的动作,忽然迁徙定然没有那么快,快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