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里正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还方便麾下将士就地

其子马休瞥了一眼庞德,哂笑道:“令明,莫非是瞧上哪家女儿了?现在想呢吧?”庞德岁数不大,其实在马腾眼里,对于庞德,与自己的几个儿子也没啥区别,庞德年幼无父无母,乃是马腾一手交出来的,庞德也是一直亲切的叫着马腾为叔父,知道现在,上一次拼命护着马腾与张绣对战便可见一般…………
 
    “哈哈!”马腾哈哈一笑,随即望着马休、庞德还有最小的马铁,轻叹说道:“一眨眼的功夫,你等便这般大了,也是时候成家立业了!”
 
    “叔父!”庞德闻言当即面色涨红,恨恨瞪了马休一眼,急切解释道:“侄儿非是心中挂念着哪家千金,而是心忧一事…………”
 
    “何事?”马休嘿嘿一笑,搭上庞德肩膀搅局说道:“莫非是担忧那家长辈不予待见?莫怕,若是真当如此,你我乃兄弟,为兄自是帮你将你心中挂念之人抢来!”
 
    “去去去!”庞德黝黑的面上更显赤色,一把拍开马休的手,引得马腾大笑不已。
 
    然而庞德却是无丝毫笑意,起身对马腾抱拳说道:“叔父,小侄心思,我军连日撞上那些的羌胡人,其中乃有蹊跷!”
 
    “蹊跷?”马腾闻言一愣,面露疑惑之色问道:“有何蹊跷?”
 
    “叔父莫非不曾想过,这雍州以北,河套之地,地域何其宽广,越吉看是已经有了准备,迁徙胡人部落,但是每次都是在我们最为难之时,会碰见羌胡的军队,或是羌胡的部落,可是能够夺取的粮草,都是十分的少,还不够我三万大军饱食一顿,叔父就不觉得当中有诈?。
 
    “唔?”马腾面上泛起一丝凝重,抚着下巴点头说道:“经你这么一说,此事到还真有些怪异…………”
 
    庞德幽幽说道:“叔父!小侄乃心中猜测,那羌胡人或许已知晓我军夺他粮草!”
 
    “这……这怎么可能?”马腾皱眉说道:“若是那越吉知晓此事,相必会有所防备。如此一来,我等后几日理当得不到颗粒粮谷才是,越吉身为羌胡元帅,现在更是已经跟刘和合作,不跟我军拼的你死我活才怪,岂会做出资敌之事,依我之见呐,那越吉必然不知道我军动向!”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搏到底
 
    “父亲!”轻唤一声,马休缓缓起身,拍了拍身上尘土,凝声说道:“孩儿觉的令明此言在理,我军袭羌胡人多少次了,其中却无一人回报越吉?”
 
    “何其愚也!”马腾摇摇头,轻笑说道:“你二人也不想想,为防越吉得知此事,我等一路急之又急,日夜兼程而来。而羌胡人的速度,如何比得过我等?”
 
    “这…………”马腾一说,庞德到是又有些犹豫了,虽然马腾对待自己非常好,但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小将,跟马休和马铁他们没法比,庞德没有继续解释下去,人就是这样,就像庞德这样,自己这样的地位,认为还是不要多嘴为好…………
 
    马腾拍了拍庞德的肩膀,很是放心的说道:“好了!莫要再想其他,好好歇息一下,待梁、程、杨三位将军回来,我等便启程!”
 
    “嗯!”庞德缓缓地点点头,及时心有疑惑,也不再表露出来,望了一眼庞德与自己儿子马休,马铁,马腾转身走向军中将士处,心中暗暗一叹“蹊跷,如何会不蹊跷?就算上天助我等,天下乃有这般好事,若是当真心想事成,汉室岂能至如斯境地?然而,不管此事是否是羌胡之计,我等唯有向前进兵,进兵仍有一线生机,反之,恐怕这身后更是有这不少的威胁,莫不如自己搏他一回,自己年纪大了,在不搏一次,可能就没有机会了,这次的机会千载难逢,可能自己一辈子也就这一次了,我马寿成必需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庞德看出了蹊跷,征玩、候选两将早已在此处等,这里正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还方便取水,令麾下将士就地歇息,马腾下马大步走向马、候二将,沉声问道:“如何,可探的黄河岸边动向?”
 
    马玩、候选对视一眼,抱拳点头说道:“末将不辱使命,已经探听明白,并且已经在沿岸布下不少的探马!”
 
    “唔!”马腾点点头,招呼众将向偏僻之处走去,途中低声对马玩、候选说道:“恐怕越吉已知晓我军临近黄河!”
 
    马玩与候选对视一眼,俱是望见对方眼中诧异,异口同声说道:“主公如何知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