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文和啊如今你我深陷这胡人之中

贾诩此计,便是介于阴谋与阳谋之间。前半部分为诱敌之计。属阴谋,以粮谷诱惑马腾进兵,然而后半部分,便属阳谋了,盖因马腾大军的命脉已被贾诩掌握,那就是粮草!现在的马腾还不知道,在这里,乃是贾诩让你活你则活,贾诩让你死你便死的局面,可惜贪心所致,侥幸心理大作,才让马腾一步一步走向深渊,到最后,定然是灭亡的下场…………
 
    贾诩,真乃是天下一流的谋士,无论是跟随者那些杂牌的黄巾军,还是这些没有开化的羌胡人,他都可以用最有利的方式,最为方便的方法,造成最大的伤害,最好的效果,虽然屡次以毒计施为,但是这样的乱世,无毒不丈夫,毒又能够怎么样,天下,使用拳头说话的,只要你的拳头够硬,出招够狠,才能够站得住脚。
 
    就像辽侯李林,就是因为几次的心软,而又几次的爆发,虽然已经夺得偌大的地盘,但是沉沉浮浮,真正到最后的赢家,老天爷都不敢确定,千层的大厦,覆灭还在一瞬间,那司马懿就是最为善于抓住人性的弱点,无论你在高耸的大厦,在坚固的挤出,只要被击中的你的名门,大厦倒塌之日便会来到…………
 
    “主公,军师!第五波的人马回来了!”只见在羌胡的大营之中,胡车儿走进营帐,而其中正式张绣和贾诩二人。
 
    “嗯!将军辛苦了!”贾诩点点头,道。
 
    张绣看着低着头,紧盯着眼前的期盼的贾诩,心中感慨万分,要说这下棋,身为武夫的张绣,真是一窍不通,而贾诩一直都是在自己跟自己下棋,摆弄这期盼,张绣看则会贾诩镇定的表情,焦急道:“文和啊!如今拿那马腾已经临近黄河,再不下手,等到马腾进了并州可见不妙了!”
 
    贾诩淡淡一笑,缓缓说道:“主公莫要惊慌,破马腾之日,也就在这三五天了吧!”
 
    “这…………”张绣有些犹豫,缓缓说道:“文和,这一会为了吸引马腾的兵马,派出了不少的羌胡人为诱饵,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也让那个那越吉有些恼火了,文和,若是再不把马腾诛灭,恐怕越吉大怒,带领大军硬攻马腾啊!到时候无论是胜是败,对于你我都是讨不到好处啊!”
 
    贾诩缓缓说道:“想要鱼上钩,自然就要舍得了鱼饵,越吉虽然心中有怒,但是主公放心,已经到了这般的地步,越吉不会没头脑的还要继续带领兵马跟马腾硬拼,上头徽里古也是给他不小的压力的,还有雅丹在旁边,他还是用得上咱们!”
 
    张绣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诶…………文和啊!如今你我深陷这胡人之中,总用那么多的不自在!”
 
    贾诩淡淡一笑,道:“主公放心,时机一到,主公便可以离开此地,进驻洛阳,加官进爵!”
 
    张绣听着贾诩的话,心中一动,便不再说话,而与此同时,正如贾诩所料,马腾此军距离黄河的路程也就只有不到两天的路程,都已经可以看到长城了,当然,这里的长城,已经没有了抵御胡人的作用,朝廷的无能这里已经沦陷在胡人手里很多年了,河套肥沃的土地,也让忽然崛起,特别是羌胡人和鲜卑人,简单汉化之后,甚至有些地方的胡人还学会了耕种和纺织,胡人,已经逐渐脱离了以前那种野人的生活,越来越像一个强大的国家,那样的话,对于汉朝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危机…………
 
    一面
    “全军勒马、歇息!”三万西凉军瞬息只见停止,战型丝毫不乱,淡淡望了一眼身后就地歇息的将士,马腾转首对身旁部将说道:“候选、马玩,我命你二人各领百余精骑,先行一步,探明前方动静,回来报我!”
 
    “诺”候选与马玩二人抱拳应命,随即各自招呼麾下百余骑兵,呼啸而去。
 
    “梁兴、程银、杨秋,你三人引军前去四处巡查一番,看看附近是否有羌胡人,最重要的是粮食!”马腾道,粮草当然是最重要的了。
 
    “诺!”粱兴、程银、杨秋三人亦抱拳应命,遂相继领兵而走。
 
    取过两个战马上挂着的水囊,马腾与其子马休、马铁,以及庞德等人选了一地坐下,马腾拧开手中水囊的塞子,猛灌了几口水以解腹中饥饿之感,而观附近西凉将士,大多如此,军中将士不是留有半日口粮么?的何还要如此?
 
    那半日可不能轻用,那是马腾留着对付追兵或是刘和大军时用的,戎马一生,他岂会狂妄地以为率领着饥饿之军便可击败敌军?特别是就要多黄河了,多年征战的马腾当然知道半渡而击之这件事情,虽然胡人是够呛能够知道这个计策,但是如今张绣也在胡人之中,虽然张绣没啥智谋,但是这样浅显的计策还是知道的,而刘和与羌胡人已经联合,并州那边很有可能做了安排,不过马腾对于自己的西凉军还是有些自信的,三万西凉军,战力不是可以小视的,越吉五万羌胡兵马对阵只是,西凉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他们,战力可想而知,但是毕竟也要提防着敌军,还是两股敌军,八成这几天越吉没有急切的追上来,就是等着自己或黄河的时候呢,所以马腾要留下一点粮食,等到将士们渡河之前再吃,吃完之后,首先是有力气过河了,其次也是可以地方敌人来袭…………
 
    歇息了足足有一个时辰,马腾起身松了松筋骨,忽然望见庞德愁眉不展,好似有些心事,随即笑着问道:“令明,乃为何事烦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